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知更鸟 中文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14|回复: 0

[现场报道] 《中华文学》杂志发表江文波组诗《感恩春天》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7-2-15 08:42
  • 签到天数: 23 天

    [LV.4]偶尔看看III

    发表于 2018-5-29 16:21: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中华文学》杂志,2018年第2期,在《汉诗》栏目的头条位置,发表了诗人江文波先生的组诗《感恩春天》。
    之前《中华文学》杂志微刊《桃花渡》,发表了这个组诗,并配乐朗诵,配发了青年诗评家尤佑对组诗的评论,受到读者和业内的好评。
    《中华文学》杂志是湖北市文联主管,今古传奇集团主办,是国内有影响的大型文学月刊。

    感恩春天(组诗)


    作者:江文波


    桃花汛

    那一年,我在村外的河岸
    斩断锈蚀的缆绳,要开始新的旅程
    三月的春汛,就从一朵桃花里
    爆发开来


    摇着父辈的木船,要与
    天空,云朵,水鸟为伴
    沿着南北水系,远足他乡
    如果那里没有桃花
    我就隐姓埋名


    想多了,就有些心痛
    我忍不住,跑到船头,朝村头回望
    一树桃花,二树桃花,十里桃花
    都提起十二分精神
    我即便后悔,也无药可治


    村里少女,在桃花丛里
    就像蝴蝶,飞来飞去
    我没有喝酒,却在三月的风声里
    醉了几分,感觉自己的身体
    象一尊酒杯,涨落着
    彩色的潮汛


    我朝着少女,村庄,炊烟
    挥了挥手,再挥手,好久
    好久,她们都没有回应
    红纱巾,在桃园里飘着
    就像一个画家,举红色彩笔
    在半空,浪漫地抒情


    河面上的日月,满面红晕
    老旧的木船,顺流而下,快到下游
    浪花里,似乎飘来少女的歌声
    象花汛一样湿润、芳芬
    或者,我看错了天边的一朵彩云


    木船,摇到梦里,终于成了
    一堆散架的骨头,不说叶落归根
    不说酒醒何处
    我已是“杨柳岸,晓风残月”
    多少过往,良辰好景虚设


    我还要等待
    下一个春天

    雨水

    如果重返故乡,我一定要到村口
    慢慢行走,那祖传的池塘
    我留恋她的古老与沧桑


    如果正好赶上雨水
    我会举一把伞,坐在岸上
    看一年之初的好雨
    怎样将枯竭的池塘
    一点一滴,慢慢灌满


    看大珠小珠,落在水面
    是否能敲出木鱼一样的声响
    那些枯死的小鱼,在春雨里
    怎样复活,水草
    怎样重新生长

    如果,我也成为
    一口干涸的池塘
    今夜,也在接受雨水的浇灌
    谁,会坐在我的岸上
    泪流满面
    彻夜不眠


    感恩春天

    如果,小七有经典之问
    爸妈,我从哪里来的
    我不会讳莫如深
    必要时,我会像诗人一样精彩


    孩子,那些年,我和你妈
    在冬天里,虚掷了太多时光
    醒来后,我们和万物一起,追寻春天
    沿长江奔跑,我在上游,她在下游
    我们都不经意地,朝着对方跑
    不管不顾,撞个满怀


    点燃了激情,这时
    春天,就出现在我们的中间
    漫山遍野的樱花,一夜盛开
    春天来了,孩子,春天是一个胎盘
    我抱着你妈,你妈抱着春天
    春天就在你妈的怀里
    十月怀胎
    春天是一个胎盘
    你就是春天的孩子
    在大地行走,要对春天
    心存感恩

    “回头向诗”,故乡仍是春天
    ——评江文波组诗《感恩春天》及其他
                                       □ 尤佑


      人皆有故乡,故乡皆有诗意。对于诗人江文波来说,故乡,不仅是地理意义上的“桐城文派”发源地枞阳,更是精神层面的诗性记忆。
      谈及诗人江文波,我即刻忆及一段热血沸腾的岁月。我细读过姜红伟的《诗歌年代——20世纪80年代大学生诗歌运动访谈录》书稿,洋洋洒洒近三十万字,阐释了20世纪80年代大学生诗歌运动的时代背景、缘起过程、群体特征、创作特色、艺术价值、历史贡献。其中“1977级”的第21篇,就是关于安徽铜陵师专江文波的访谈录《我对80年代的诗歌生活充满感恩》。
      上世纪80年代,辉映着璀璨的诗性光芒。身处安徽铜陵师专的江文波,创办“春潮诗社”、主编诗歌印刷品《春潮》、与友人查结联一起创办民间诗报《拜拜诗报》、携友人寻访江南、天天写诗度日,等等。他的青春岁月,始终和诗歌相伴,他是上世纪八十年代活跃的大学生诗人。怎能说,诗歌不是他的故乡呢?
      早在1983年,他就写出了较为经典的《北方的童话》。“不知为什么/猎人的枪口,迟迟没有飘出/那一圈灰色的烟云/小鹿在飘飘的雪花里/没有惊悸地走了/猎人,连同森林和天空/都成了它的背景/成了童话般的浮雕/退进一篇永恒的安宁”(《北方的童话》节选,1983)较之于当时流行的朦胧诗,该诗的清晰度和辨识度都很高。江文波用最练达的诗语表达出最悲悯的情怀,整首诗,就是一个精致的童话,“小鹿的美丽、清纯的世界”以及“雪花纷飞”的意境,让猎人良知复苏、放弃狩猎。此诗得到了林贤治、曹汉俊、姜诗元、许正松等诗人的好评。如今看来,这首诗歌仍然闪着金子般的光亮。
      众所周知,随着改革开放的铺开,市场经济浪潮涌动人心。人们轻看精神,重视物质利益。江文波的青春热血也渐渐平缓,他在体验了诸多职业之后,投身商海,创办了“安徽省经天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生意风生水起。但同时,他也暂离了他的“精神故乡”——诗歌。十余年时间,他雪藏了血液里诗意,却并未完全离场。他的“文化创意设计”工作,恰好吻合了他的“视诗歌写作为一种生活方式”的人生观。
      于是,才有了“回头向诗”。近些年,他像一道“黑色闪电”,迅疾地穿过诗歌的腹地,再一次回到当代汉诗的现场,正如:“坐在没有文字的青石上/人们抬头观天,预测大运/闪电,总让人颤栗前世今生”(《黑色闪电》节选,2013)可想而知,离开诗歌的那些年,诗人的心如磐石,多么沉重,又多么荒芜。一旦,他的诗意再次抚触人间,其血液彷如春天复苏,不仅保持了青春时代的纯真,而且多了一份明晰。
      当我们读到组诗《感恩春天》时,一颗怀乡的赤子之心袒露于世。诗人离开故乡,“斩断锈蚀的缆绳,要开始新的旅程”,那时“桃之夭夭,灼灼其华”、河水暴涨。而今,诗人回顾历程,“村里少女,在桃花丛里/就像蝴蝶,飞来飞去/我没有喝酒,却在三月的风声里/醉了几分,感觉自己的身体/像一樽酒杯,涨落着/彩色的潮汛”(《桃花汛》节选,2018),故乡的草木、炊烟、木船、少女,依稀在梦里召唤。诗人向内打探自己,发现肉身不过是盛满记忆佳酿的容器,所幸,江文波带着浓郁的诗意,回归故乡,并“等待/下一个春天”。
      细读《雨水》《感恩春天》两首诗,我们可以看出,回归写诗后的江文波仍然坚守诗歌的抒情阵地。“池塘”作为故乡文化的指代,形神兼备,情韵饱满,语言纯净且唯美。游子重返故乡,仿佛得到了祖先精神的喂养,获得“古老与沧桑”的启示,他找到了自己的精神水源。“谁,会坐在我的岸上/泪流满面/彻夜不眠”,结尾的这三行,是“豹子的尾巴”,有力地警醒着世人——远离故乡就会精神荒凉,游子请返乡。或许,人们“在冬天里,虚掷了太多时光”,故乡却在原地等候你的觉醒。诗人将内心明亮的渴望化作有形的求索:“我们和万物在一起,追寻春天/沿长江奔跑,我在上游,她在下游/我们都不经意地,朝着对方跑/不管不顾,撞个满怀”。寥寥数句,令人欢欣鼓舞,春天就这样住进了人们心里。
      恰如,江文波在诗集《无语的石头》的后记中所言:“也许诗歌曾经的辉煌不会再来,但那薪火相传的人文精神,永远是人类幸福的源泉。”当代汉诗走过百年,类似上世纪80年代的诗歌热潮,难以再出现,但诗歌作为人类精神的原乡,始终在召唤我们回去,而潘洗尘、江文波等人的回归,可作明证。只要我们带着感恩与热忱,回到诗歌,回到慢生活,回到语言本身,一定可以逢遇心灵的春天。

    尤佑,1983年9月生。诗歌与评论发表于《星星》《诗潮》《野草》《诗歌月刊》《文学报》《语言与文化研究》等刊,诗歌入选多种选本,著有《莫妮卡与兰花》《归于书》等。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浙江省“新荷计划”人才。现居浙江嘉兴。

    1.jpg


    2.jpg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