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知更鸟 中文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6238|回复: 19

[短小精悍] 那黑封皮的本子——写于1987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2-10-1 17:49: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稀饭 于 2012-10-1 18:57 编辑

    黑沉沉的,昏幽幽的,无底无边,这是什么地方?仿佛蛮荒的高原,一片世纪初或世纪末的景象,这是什么时候?
    蓦地,什么东西似乎接连的“哐当”了几声,刺耳森人,她不禁惊叫一声。开亮床边的壁灯,一看,小屋映满苹果色的绿光,淡蓝的蚊帐,半透明的窗纱,彩色的剧照,一切依旧温馨静谧。
只是,躺在身边的丈夫,陈新不见了。
    她一阵惊慌。
    表针已指向凌晨一点零一份。这时,古老的城市正沉浸在澄碧高远、安宁自在的梦境之中,似乎什么样的故事都不会发生,只有点点寒星,在遥远的空宇闪闪烁烁,默默地窥视着什么。陈新在这个时候,会悄悄上哪儿去呢?这可是未曾有过的事。
    她迷惑不解。
    昨夜,他伏在桌上忙了很久,大约又赶写什么材料(他有写不完的材料),很晚才上床。她一直半睡半醒地等着。看样子他很疲倦甚至有些憔悴,但却比以往更加温存而热烈,并换了一种做爱方式。她觉得新鲜,这个一本正经的老夫子,竟然也在这方面玩起花样来。灯光淡淡的,幽幽的,如梦如幻,她开始不太舒服,但结果却感到未曾有过的满足。一种无意识的难以言传的美妙境界,使她飘然地进入了睡乡。
    似乎是门窗又“哐当”几声,她紧张地掀被起床。惶惑地打量四周,只见一切毫无异样,门窗紧紧地关着,只是临窗的小桌上,多了一样东西:黑封皮的本子。
    隐约记得,好象在哪见过,但追忆半天却一片茫然。本子好象还是新的,但翻开一看,竟是陈新的日记,而且断断续续已写一两年了。结婚以来,相亲相爱,耳鬓厮磨,无话不说,但却不知道他还有写日记的习惯。见鬼:他用什么时间写?本子放在哪里?为什么不告诉我?为什么?猛然,她的心象被一种无形的可怕的东西攫住了一样。
    日记写得很短,多半三言两语,不外乎天气、工作、社交和读书之类。当然最多的还是他与她生活的琐事:添置了什么家具,商量了什么生活问题,经济上的主要支出等等,千篇一律的流水帐,枯燥乏味,根本不象他的那些材料,她觉得受了莫大的污辱,忿忿地向后翻去,看他今天写了些什么东西,哼!
    今天与以往不同,长篇大论好几张,一直写到本子的最后一页,最后一行,最后一句是:我该与她去操×了!
    她不禁叫骂一声:王八蛋!

    醒来,不知道是否真的醒来,恍恍惚惚,天花板,桌子,窗户,鞋,似乎都很陌生;床象一只船,在半空里飘飘悠悠。我已经忘记自己姓甚名谁,苦苦思索半天,才听到从某个深渊里飘起两个字:陈新。
    我是陈新,不错。
    终于渐渐恢复了记忆,一串漫长的混乱的什么都有什么都没有的记忆。才想起:早餐依旧!好象全世界只剩下半瓶果酱、一只法式面包一样,不是还有烤山芋、糯米粑、纪念屈原的粽子吗?这面包实事求是不值一嚼,但妻子却每天都嚼得津津有味。早就建议换了花样,搞点改革,但她坚持说这不能改革,面包有营养,中国人缺乏营养,还能保养皮肤什么的,中国人的皮肤落后于世界先进水平,美国人是白的,我们是黄的,怪不得人家瞧不起。这是她团里一位拥有小学文凭的老演员说的。那老女人四十开外,但皮肤还被面包培养得象个少妇一样,甚至有点美利坚合众国之味。所以那个团的早餐一花独放:吃面包!为了免受面包之苦,下辈子在婚姻上要实行改革,不找演员当妻子!

   
    这不是见鬼吗?这叫日记?陈新,你四年中文系白读了!让人笑话。不信就拉倒,干嘛这么挖苦?没想到你这么温和的人,骨子里也很刻薄,让爸爸知道了,不尅死你才怪!


    自行车汽车拖拉机摩托车人衣服花篮立交桥红绿灯岗亭楼房壁画梧桐树斑马线……。
    自行车怎么踩也不灵活,车头摇摆,铃铛不响,别别扭扭的。而且!肚子里极不好受,象塞进了一团又脏又乱的棉絮,都是法式面包害的!完了,一上班就感觉不好,这一天准交恶运,灵验得很!
    香蕉,香蕉,香蕉……我特别喜欢吃的就是这玩艺。这时如有两挂成熟的香蕉,象红绿灯在眼前一闪一闪的,情绪肯定为之一振。在机关别的无所谓,重点是情绪,要沉着稳定,象女排教练袁伟民,时刻保持良好的感觉,绝对不能低落,一低落,什么问题都可能来了:你昨天深夜十一点,肯定躲在被窝里收听了敌台什么的!或者连老岳父那厉害的目光也不会放过你。同办公室小王同志,真他妈的情绪永远很好,不悲不喜,不哀不乐,有那么一种天衣无缝的机关味。他老婆每天早上肯定赏给他两个香蕉,外加一声“亲爱的”或别的什么,决不是半瓶果酱。他老婆百里挑一的贤慧(小王说她“心灵美”),因为是个工人,不象观世音一样大慈大悲,随时有被“休”掉的危险。小王的老头子就是法院院长或顾问之类,“休”掉一个老婆,是破旧立新,革命行动。而我陈新则反其道而行之,老岳父是坐小轿车的,外加三个从少林寺来的“小舅舅”,我要“休”老婆,得先把自己重一百二十斤的小命休掉,背着喜新厌旧的罪名去见陈世美(马克思不会接见我)。法律,有法律都是弹性的,象北岛舒婷们弄的朦胧诗,更何况还有道德法庭,专门向弱者推销白色的骨灰盒。我怕我老婆,虽然喜欢香蕉。

   
    你看你,今天发高烧了,胡言乱语。我哥哥和弟弟知道了不揍扁你才怪,喜欢吃香蕉,为什么不认真地告诉我?天亮就让你吃,我吃面包,互不干涉内政,好吧?可香蕉太贵啊,我昨天买过,两块八一斤,吓死人!不能天天吃,一周吃一次吧!要不,你快点当科长吧,那可以每月增加二十多元,还不够你吃香蕉吗?真是。但,我们得存点钱啊,等我离开舞台,就……你不是想要个孩子吗?有个聪明漂亮的小王子,你又当上科长,渐渐升上处长(你有文凭怕什么,我如果有文凭,不当上团长才怪),情绪就上去了,还想什么香蕉,你有时简直象个孩子,奇怪。


    这座城市的空气,混浊而干燥,但这里却散发着淡淡的芳香……绿色萋萋的草地上,野花盛开,蜜蜂飞翔,枝头垂挂着硕红的果实,燕子在阳光里呢喃……真想永远地躺在这里,融化成一缕淡淡的小溪,朝蔚蓝色的天际,静静地流去……
    鬼使神差,我怎么到这儿来了?自行车怎么乱转一气?这不是水果店吗?这与办公室可不对劲呀,南辕北辙啊!那一堆香蕉的后面,是谁,穿着白色的工作服,多面熟,肯定是小倩,我知道是,不是我来干嘛?她呆呆地望着街道上来来去去的自行车,若有所思,她想到我会来吗?她结婚了吗?她做谁的妻子,就能使谁幸福。她那一双水汪汪、泪汪汪的眼睛,特别令人爱怜,那种略带忧伤的温柔,能将钢铁都熔化掉,可我当时却比钢铁还要钢铁,硬是坐怀不乱,还自鸣得意:道德高尚!其实,是她身上两个字“工人”,吓坏了我,真他妈的,不上大学,我是个农民,顶多是个“万元户”,人就这么可悲而又可怜,无限渺小的动物!如果没有这么多的束缚,该有多好啊!自由恋爱并不自由啊!


    好啊,还有这一段风流浪漫史,却瞒着我,分明是在欺骗我!我把以前的事都告诉你了,虽然那一节没明说,但那有什么,心理贞节比生理贞节更重要,信不信?权威副刊《读者文摘》上都这么说。就算我对你有所欺骗,你也欺骗了我,一比一平,可你为什么现在还去找她?哼!报复你的办法多的是,我不愿意罢了,我珍惜我们的感情,珍惜这个家。可你……


    想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但完了!该死的眼睛不听使唤,总是离不开她,她也愣了地盯着我,真象电影上生离死别的镜头,感人至深,催人泪下。其他几位营业员似乎窥见了我们的秘密(中国人一只眼睛,比一千个克格勃还厉害),正在一旁眉来眼去,窃窃私语,一万篇故事已在这一刹那间编织而成,而且罗曼蒂克,甚至充满一种令人恐怖的血腥味或令人不解每天值得研究若干次的神秘气氛:他们的私生子于公元一九九七年闯了大祸,杀死了超级大国的总统又逃回微山湖隐藏在当年游击队出没的小船上,船肚子里有个女人是天外来客和电影明星刘小庆是同胞姐妹然后然后那个私生子去珠海开了一个酒吧间专门招待外星人因而引起星球大战……这种画面在大待小巷、城镇乡村到处重复上演,象一种蔓延无羁的病菌,使多少健康的生命遭到侵蚀,甚至无情地摧残。但陈新可不是当初的陈新了,中国人从此站起来了!我为什么要按照别人的愿望去生活,按照陈腐的观念来安排人生?老岳父你不要用这种眼光看着我,老岳母你不要尽叨唠,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了,怪我思想不对头,你看这些人在干些什么?刺探男女私事,散布桃色新闻,蝇蝇苟苟,熙熙攘攘,真他妈的没有希望!
    小倩仍然那么漂亮恬静,身在水果店,出落得却那么超然。我突然有了个决定,娶她为妻!
    “小倩:成家了吗?”她摇摇头。我喜出望外:“当然,曾经沧海难为水嘛!虽然我已结婚了,但我却越来越想念你,越来越需要你!你懂吗?你最近读过一些书吧?上电大、夜大、函大、职大什么的了吧?真正的爱情,经过‘冷处理’,会爆发出更大的力量,你懂吗?我爱你!”几颗泪珠从她睫毛上悄悄地滚落,但她什么话也不说,悄悄地咬着下嘴唇,象强忍着内心巨大的悲苦。过去她常常这样,但这次却强烈地震憾着我,我再也控制不住,一把将她搂进怀里:“我立即离婚,你,同意吗?”她一反过去的优柔寡断,果断地点了点头,我看到了希望。
    光天化日之下,在大街上拥抱,无论如何是不合中国国情的。老岳父常说“现在的青年太不象话!”,我心一抖,放开她,但是不成,她却将我越搂越紧,全然不顾别人的指指点点。我们终于由拥抱发展到接吻,并感受到一种在阴暗角落里接吻所没有的陶醉和满足。我们向天空发射了一只“挑战号”。我老婆发现了,在操场上气得直叫,哼!让你叫,外国的咏叹调都是叫。老岳父!你不要给处长打电话,你们是老同事又怎样?告诉你,我和小倩蜜月旅行,就乘坐“挑战号”,去太空遨游一趟,比漂流长江英雄多了!


    两个都不要脸,青天白日的,还“挑战号”。真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啊!原来是个伪君子。你那么艰苦奋斗,好不容易才考上大学,才谋到现在的地位,才找到一个高干子女,你都弃之不顾了吗?你要与我离婚,等待你的是什么下场,身败名裂,滚回老家去!爸爸只要打一个电话,哼!我哪一点配不上你,不比一个水果店的老板娘强出百倍吗?你怎么啦你,这不象你干的事啊,你是个规规矩矩的老夫子啊,怎么了陈新,呜呜呜呜……你敢离婚!你真敢离婚吗?你不是很爱我吗?我们不是生活得很好嘛?呜呜……我真瞎了眼啦……


    小倩送我一串香蕉,我情绪顿时上升几十度,心里头热乎乎的。工人阶级,就是比在舞台上忸忸怩怩的小姐太太来得实在。你混帐!土包子!死也改不了小农意识!你应该娶她为妻,破镜重圆。当然,必须先办理离婚手续,把那红本本撕掉,这红本本是一条古老的绳索。我们那儿有位副处长,半夜三点钟,在环城公园一个四面密不透风的小树林里,象捉特务似地捉到妻子与一个腰粗膀圆的家伙,哼哼呀呀地鬼混,便向法院上诉,离婚!那家伙是个皮包公司的经理,将“大团结”一洒,使处长先生独居三年,还没有把红本子撕掉,整天垂头丧气,脸色桔黄,而且弄得声名狼藉。我可不能象他那样窝囊废,反正有婚姻法作保障,怕什么?老岳父:你……


    怕什么?你说呢?这不分明是第三者插足,破坏他人家庭吗?哼!便宜了你们!不打断你的腿!等那个小婊子进监狱后,你们再结婚吧!你这个伪君子……




    静悄悄静悄悄地,就象前沿指挥所,笼罩着一层战前的那种神秘而幽寂的气氛。时刻好象有什么重大的事件要突然爆发,拿破仑或者希特勒凭空而降,手枪对着局长:“缴枪不杀!”局长照样批他的文件,说:“我没有枪,只有一支划圈子的铅笔。”
    办公室干干净净,一尘不染,地拖过了,桌椅茶几报架文件橱门窗擦过了。他们都坐在桌前,一副严肃劲儿,看上去怎么这样别扭,我几乎“噗嗤“一声笑出来,但终于忍住了,秋香三笑弄得唐伯虎失魂落魄,我一笑,弄不好,要闯出大祸,让契诃夫写成《又一个小公务员之死》,有损国格人格是小,让老岳父知道了,他会用那种奇怪的眼光看我三天三夜,接着要老处长找我谈三天三夜,然后老岳母对我拉脸三天三夜,最后由小舅子出场……他妈的,简直快把我整死了!
    同事们理所当然地知道我来了,都略微地抬了抬头,没有一点欢迎的意思,也没有对我的迟到表示不满。机关里人与人之间,敬而远之,按例行事,找不到半点破绽。真他妈的叫人难受,我已经“难受“三年多了,不过有时也觉得挺舒服,习惯成自然,当然,这也是老岳父加老处长教诲的光辉成果。

   
    看不出,这家伙一肚子坏水,吃了豹子胆了,平时你那么老实,原来是假的!
   
    小王第一个发现我手里拎着一串活生生的香蕉(他对香蕉尤为敏感),嘴馋了,又不好直说,便拐弯抹角:“陈新!现在香蕉很贵吧?市场需要搞活,但是也要……不过,前几天报纸上……你那香蕉多少钱一斤?“
    无限罗嗦!我索性给他们一人分了一个。他们一边说“不客气”,一边把我小倩送的香蕉塞进肚子里,消化了,只有一个姓顾的,接了香蕉而又不立即消化,放在一边“冷处理”,让你感到难堪而又无话可说。
    我胸口闷得慌!
    这时,我的顶头上司,老处长终于从隔壁办公室过来了,象大人物到基层视察一样,神情矍烁,和蔼可亲,问:“是谁请客啊?”
    不知为什么,我突然火不打一处来,谁请他妈的客?!我决定抱起他,从五层楼上跳下去!他一命呜呼,我奇迹般地完整无缺,只是从衣袋里,掉下一点法式面包的粉屑儿。
    人生,真是不可思议。


    你这个王八蛋才不可思议!神经病!老处长碍着爸爸的面子,这么培养你,你……你……你犯了什么病?处长,就是挺好,有一种中年男人所特有的气质,可亲可敬,但却象我爸爸一样,正正派派,不象我们团里那一大串副团长,虽然一个个尖嘴猴腮,但和女演员到一起,骨头却酥了。谁要扭着他们,就演不上好角色,只好认了。好在我们搞艺术的,都比较洒脱,想穿了也就那么回事,为了事业嘛!
    你为了事业,怎么能对老处长有情绪呢?前几天,他对爸爸说,找你谈过话了,要提你当科长了,你怎么突然变得没有良心了?


    “老处长!他妈的,生活象死板一块,连个响屁也没有人放,有什么客好请?”
    “你怎么啦?冷静些。”
    “冷静得快要结冰了!”我将剩下的几串香蕉,往拖得干干净净的地板上一砸,砰!满地开花,痛快至极。
     老处长的脸已成猪肝色,腿、手、嘴唇都在发抖,但没有发火,死不免冠,不失领导风度。我觉得自尊心受到了伤害,不让他今天发起火来,死不瞑目!


    痛快!还有点男子汉气。但是傻瓜,这下你八成彻底完了。你该为你的前途想想,为我想想,为我们未来的小宝贝想想,为我的爸爸妈妈想想,为你的爸爸妈妈想想……你对我们不负责任……科长泡汤了……呜呜呜呜……快检查认错,陈新!我与导演也吵过,但检查检查,赔赔笑脸,哭哭鼻子也就完了。你脾气挺好的,今天怎么啦?中了邪啦?……


    “陈新!有什么意见,可以和风细雨地提提嘛!不要动气,动气能解决什么问题,是不是?遇到不顺心的事了吗?生活上有什么困难?来,坐下谈谈。我怎么没听说呀,嗯?刚才你……”
    “有什么好谈的?我马上打辞职报告,去外地!这里我受够了!”
    “越来越离谱了!你!”
     好!处长终于按捺不住了,嗓门开始大起来了。我从来还不知道他竟有这么大的嗓门,脸上有这么丰富的表情,完全可以到我老婆那个团里,当个男高音歌唱家什么的,准卖座!
这下炸锅了。
    整座办公楼上近百号人,几乎都涌来看热闹,看不见就听。我们办公室第一次受到如此的青睐,我第一次如此引人注目,真够自豪个十年八年的。正在自豪得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突然我内心一阵发虚,全身疲软下来,似乎想呕吐,喉咙里直冒酸水,难受得要命,这是怎么回事?老岳父不在这里,怎么回事?
    准是这一张张各式各样的面孔,使我恶心。“同胞们!你们真象鲁迅先生在《药》中写到的那些看客,是一群伸着脖子的鸭子,可惜这里没有人血馒头!”我痛斥一番,宣传一番之后,便打起精神,体味着革命先烈的孤独和悲壮。
    众人大惊失色,好象听到地震预报一样,“哄”的一声散开了。还算没有彻底麻木。我心里又好受多了,顿时轻松了许多,象西方吸毒者注射了吗啡、海洛因一样,腾云驾雾地飞了起来,有许多美丽的白色鸟结伴飞行,天空多么辽阔啊!远了!地球;远了!家乡;远了!老岳父岳母老婆小舅子;远了!局长处长科长们;远了!鸭子;远了!远了!远了……
   
    别腾云驾雾了,你会后悔一辈子的。好好的日子被你糟蹋了,莫名其妙地糟蹋了。今天你肯定神经错乱了,但谁相信啊,好好的人。这下,爸爸肯定要气病了,妈妈该怎么说我呀,当初若是听她一句话就好了。唉!……那位局长的儿子,现在听说混得很不错,提前致富了,唉……算命先生还说我的命好,扯蛋!……出了这么大的事,也不告诉我,现在找爸爸想办法兴许还来得及,可你这深更半夜的,跑到哪里去了呢?能飞上天吗?你飞吧……


    门窗似乎又“哐当”了几声。
     她打了个寒噤。


    原来如此,世界可以在一刹那间改变模样。同事们都在睥睨着我,那些目光不再憔悴空洞,疲乏无力,而是莫测高深,比黑格尔的哲学还难懂。许多蝙蝠在办公楼狭长的走廊里,飞来飞去,又冷又暗。一片寂静而可怕的气氛,在压迫和驱逐着我。
    我悲壮地走出办公室,这里已不属于我了。真后悔没有潇洒地说一声:“拜拜”,大学毕业后就没说过这玩艺了,亲爱的“拜拜”。
    百货商场里人真多,来来往往,熙熙攘攘,摩肩接踵,混乱不堪(还是办公室里安静,他妈的!)。没逛两层楼,头就稀哩哗啦地发晕了。怪不得老婆常说,在我汗毛眼里都闻不到一点现代味(老岳父说这样好),瞧别人东游西荡地多悠闲,多幸福,我很羡慕,但却做不到,天生就惧怕繁华。
    不过!这金银首饰专柜里的姑娘,却使我突然平静下来,似乎想起了什么。她出奇的美,美得使我鼻子发酸,眼睛湿润,几乎要流下泪来。
    “同志!你需要什么?”
    我脑子“嗡”的一声,血都涌到耳根后面去了,半天才反应过来,冒出一句竟是:“随便买点什么!”我惭愧极了,却无地洞可钻。随便买点什么,说得轻巧,金项链,金耳环,银首饰,起码都是百元以上,有的还要外汇券什么的,中国人折磨中国人!我知道家底,现在腰里几张皱巴巴的钞票,连一个子儿也算上,也决不会超过十无,是不配问津这些金玩艺儿的。进退两难!趁姑娘和一位外国佬“How do you do”时,我溜出来了。
    走上大街,心里还是有一只癞哈蟆,挺不是滋味。外国佬这时是否在欺负姑娘也说不准,他有外汇券。陈新啊陈新,你什么时候应再来这里,堂而皇之地买一串金项链,满不在乎地挑一对金耳环,让姑娘瞧一瞧!

   
     ……?!

   
    钱!
    钱是美丽的罪恶,罪恶得诱人。在金钱横行、物欲泛滥的年代,谁没个十万八万的,就是挺不起腰杆子,就是办不成大事,就是不讨女人的喜欢。金钱,可以将一个小丑,一个草包,镀上一层金,因而身价百倍,妻妾成群!金钱啊金钱……没有钱,孔乙己只好站着喝酒,只好“窃”书,只好堕落。在漫长的人生中难得有一次堕落,堕落也需要勇气。知识分子站着喝酒,站到八十年代还得站,一直站到共产主义,天下大同。但共产主义实现了,我早就化成泥土了,看不见了,亲爱的马克思,省省吧!


    ……?!


    我现在必须去坐着喝一次酒,钱够了。孔乙己,对不起,时代不同了。
   
     这日子反正没法过了,让你糟蹋去吧!


    酒喝了,衣袋里空了,该走了。到哪里去?到哪里都要有钱,没有钱去不了,能去也干不了。鬼也不知道,老婆把钱抠到哪里去了?她什么都抠,就他妈的买化妆品和衣服不抠。工资太少,老处长比我多拿五十多元,但干得比我少,钱拿得越多干得就越少。不说“按劳取酬”吗?但我“小舅子”什么也不“劳”,把别人的东西拿来再推出去,手一翻就是几千元,有魔法似的。他在我面前就是大腿直抖,仿佛在说:你陈新嫉妒管什么用,不服气又怎样,我腰缠万贯,不是抢来的。他妈的!什么不是抢,变着法子抢,只是没有公开去抢银行罢了。
    银行。
    这不是小银行吗?听说国外常发生抢银行的事。其实,银行里大捆大捆的钱,不都是劳动人民的血汗吗?也有我一份。我不拿来,就被大兴安岭一场火烧掉了,或者被他们花天酒地挥霍掉了。局长今晚又要大宴宾客,或者乘飞机到香港、日内瓦去玩。我干嘛这么老实?
    抢或者窃!


    天啦!这会儿他是不是在……?呜呜呜……


    好家伙!只有一个姑娘在,且很瘦小,林黛玉似的。
    我大摇大摆地走了进去,并不断地对她挤眼睛,象要与她谈恋爱一样。正在她若有所动的时候,有一只手(我看不出这是不是我的手),飞快地拉开抽屉,怪!尽是“大团结”,一叠一叠的,能开办好几个公司。
    她终于明白过来,大叫一声:“救命啊!”我没伤你人,人好好的,救什么命呢?象中学生写作文一样,无病呻吟。好些人挤进去看热闹,我乱中取胜,飞了。明天,我就在另一个地方了,这钱,以后再还你吧!可爱的林黛玉,多多保重。
    又坐到这个小酒店里,真巧!细细地盘称着明天的路程,明天决计要走了。小礼帽压得低低的,脸上作沉重状,活象美国西部片里的镜头。开发西部的英雄,其实大都是白手起家的,把这钱送回去吧!但送回去不是自投罗网嘛,这会公安局肯定在到处搜捕。先喝两杯吧,刚才喝过了吗?再喝两杯吧,人生难得一醉,醉一次吧!醉一次……天啦,头脑怎么象要炸天来一样,这么沉,这么痛,我病了吗?病了也要醉一次,醉一次……“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啊!

   
    这家伙已经是个大犯人了吗?这是真的吗?那我该怎么办?怎么办啦?!这家伙现在在哪?畏罪潜逃?投案自首?不会!陈新不会!我的妈呀……


    门窗似乎又哐当了几声。


    身子不由自主了,很轻很轻,又很重很重,在没命地狂奔,又迈不动步子。路象一根无头无尾的带子,在脚下起伏飘动,就象站在一只汽球上一样,她成了无根的浮萍。梧桐树一边在倒塌,一边在疯长,叶子奇形怪状。汽车一会儿前进,一会儿倒退,一会儿打着转儿。人拥在大街上,都是歪歪斜斜的。
    满眼是五颜六色的影子,那本黑封皮的本子,就在这些影子里乱飞乱叫,象一只神秘而恐怖的老鹰。老鹰的头,象陈新的面孔,但却是冷冰冰的,抽搐的,陌生 ,他不认识她了,他象是从另一个世界来的。
    电话铃还在响着,在哪里响着?老处长?你好!对不起!什么?陈新昨天开了一天会,很正常?没与谁争吵?那,黑本子……不,他昨天没有买香蕉?那小倩……我有点乱,老处长!你说慢点……什么?陈新住院抢救?昨天夜里晕倒在医院门口?这是怎么回事?……他科长批下来了?真的?谢谢!我爸爸也谢谢你!那,黑本子……怎么回事?我很好,我去医院看看……
    医院在哪?医院快到了吗?陈新!你到底怎么啦?真该死!那黑封皮的本子……那黑封皮的本子……那黑封皮的本子?!


1987.11改定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7-4-30 16:44
  • 签到天数: 353 天

    [LV.8]以坛为家I

    发表于 2012-10-1 21:02:24 | 显示全部楼层

       读了一遍,吸引哈,还会再读!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2-10-9 16:12:38 | 显示全部楼层
    稀饭不是稀饭  是干饭   
  • TA的每日心情
    擦汗
    2017-3-15 16:18
  • 签到天数: 34 天

    [LV.5]常住居民I

    发表于 2012-10-10 21:25:46 | 显示全部楼层
    以意识流、梦幻、象征等现代派的表现手法,表现出特定时代的人物命运,机关单位的现实,有一定的思想深度,精华!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2-10-10 21:51:29 | 显示全部楼层
    梦想成真 发表于 2012-10-1 21:02
    读了一遍,吸引哈,还会再读!


        谢谢梦版赏光!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2-10-10 21:52:20 | 显示全部楼层
    热情的锤子 发表于 2012-10-9 16:12
    稀饭不是稀饭  是干饭


       谢谢热情的锤子!稀饭啊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2-10-10 21:53:20 | 显示全部楼层
    江文波 发表于 2012-10-10 21:25
    以意识流、梦幻、象征等现代派的表现手法,表现出特定时代的人物命运,机关单位的现实,有一定的思想深度, ...


          祝知更鸟飞的更高!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4-5-22 16:34
  • 签到天数: 1 天

    [LV.1]初来乍到

    发表于 2012-10-11 12:06:53 | 显示全部楼层
    以前特喜欢看小说~~~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7-2-15 08:21
  • 签到天数: 593 天

    [LV.9]以坛为家II

    发表于 2012-10-12 19:23:40 | 显示全部楼层
    亦真亦幻、真假难分,但是,心是真如此的,情也是真如此的。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2-10-13 19:47:57 | 显示全部楼层
    纤纤月 发表于 2012-10-11 12:06
    以前特喜欢看小说~~~


              谢谢纤月!问好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2-10-13 19:48:42 | 显示全部楼层
    孙昱儿 发表于 2012-10-12 19:23
    亦真亦幻、真假难分,但是,心是真如此的,情也是真如此的。


           谢谢鼓励,再次祝贺孙版!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7-2-15 08:21
  • 签到天数: 593 天

    [LV.9]以坛为家II

    发表于 2012-10-13 20:00:42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您,希望早日拜读您的新作!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3-10-29 10:35
  • 签到天数: 1 天

    [LV.1]初来乍到

    发表于 2012-11-11 11:18:22 | 显示全部楼层
    语方和气氛营造得不错。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2-11-11 11:23:52 | 显示全部楼层
    不错。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3-10-31 12:10
  • 签到天数: 7 天

    [LV.3]偶尔看看II

    发表于 2012-12-20 19:40:01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实说一遍没太看明白。好。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4-9-29 09:51
  • 签到天数: 23 天

    [LV.4]偶尔看看III

    发表于 2013-5-7 09:32:11 | 显示全部楼层
    引人入胜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4-2-24 08:26
  • 签到天数: 83 天

    [LV.6]常住居民II

    发表于 2013-5-8 11:45:40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小说,期待更多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10 分钟前
  • 签到天数: 296 天

    [LV.8]以坛为家I

    发表于 2016-4-16 14:49:33 | 显示全部楼层
    有一种断片的感觉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6-8-25 17:57
  • 签到天数: 18 天

    [LV.4]偶尔看看III

    发表于 2016-7-1 15:15:26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慵懒
    昨天 09:56
  • 签到天数: 43 天

    [LV.5]常住居民I

    发表于 2017-4-28 14:57:38 | 显示全部楼层
    亦真亦假,看着过瘾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