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知更鸟 中文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465|回复: 0

[文学见闻] 关于七夕庆的个人见解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6-8-25 17:57
  • 签到天数: 18 天

    [LV.4]偶尔看看III

    发表于 2017-4-18 10:33: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mrsober 于 2017-4-18 10:34 编辑


        七夕节不是中国的情人节,因为中国的情人节在三月初三,也就是上巳节,那么七夕是中国的什么节呢?不妨将其理解成中国的劳动节,而七夕主题从劳动到爱情的演化无非是遭遇后世尤其是当代人的强行改动罢了。
        有人要质疑了,你说七夕被改了就改了?你怎么能证明你说的就是对的别人的就是改的?这里只需要适当分析和推理下就能得出相应的结论,如果你有兴趣,那就看我如何剥洋葱:
        我们先从牛郎织女的爱情故事说起,这个故事里我们需要提取诸多要点元素,然后再根据这些元素逐个分析,从诸多的历史文献记载来追本溯源,最后把这些原始记载结合到一起分析整理,这样结果就会一目了然。
        那么我们先来提取这个牛郎织女故事里的几个元素:牛郎,织女,七夕,银河,鹊桥。我们可以适当提问,为什么是牛郎不是羊郎马郎?为什么是织女不是医女厨女?为什么是七夕不是六夕不是八夕?为什么是银河不是黄河淮河?为什么是鹊桥不是鸽桥鹤桥?
    先来看看牛郎和织女,如果你有翻过《诗经》话,那么在《诗经·小雅·大东》篇里能读到这样的诗句:维天有汉,监亦有光。跂彼织女,终日七襄。虽则七襄,不成报章。睆彼牵牛,不以服箱。
        简单翻译一下就是:天上的银河闪闪发光,照亮着织女星一天换七次地方,虽然织女繁忙却织不出来锦章,明亮的牵牛星也拉不动车厢。
        就目前传世的文献来看,这应该就是有关牛郎织女故事的最早记载了,因为这里同时具备了“织女”“牵牛”“银河”这三点基本要素,另外还有一个隐约的元素,那就是数字“七”。
        关于此诗的时代背景基本可以确定在西周初中期,而《小雅》作为宫庙之辞,其作者多为当时周室或诸国王公贵族,关于“织女”“牵牛”“河汉”的称呼也无非是星官们观测到并进行命名,因此此诗当时所描述的场景也就不难想象了:在西周夏季晴朗的夜晚,那时候河南山西陕西那边的大气层里还没有雾霾,这位王公贵族看到天上清晰的银河和闪亮的牵牛星织女星以及其他的星星,加之他内心其他复杂的感慨,于是他写就了这首诗篇。当然了,这首诗真正要表达的主题并不是这些天文景象,有意一探究竟的朋友可以参读钱钟书先生的《管锥编》,不过这些与本文无关,我也就不再赘笔了。
       继续说回来,先前《诗经》的记载应该来说只是单纯地描写牵牛织女和银河三者在天上的形象特征而已,到了东汉中晚期的《古诗十九首》里的《迢迢牵牛星》时,牵牛和织女两者开始渐渐有了细微变化了:迢迢牵牛星,皎皎河汉女。纤纤擢素手,札札弄机杼。终日不成章,涕泣零如雨。河汉清且浅,相去复几许,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
       全诗结构来看,几乎就是《小雅·大东》当中选段的扩写,只不过运用了比喻和拟人的修辞手法显得牵牛和织女,特别是织女的人物形象更为丰满一些:白皙的手,正在织锦,心烦意乱,梨花带雨,隔水相望,含情脉脉。而且相对于小雅里相对独立的织女和牵牛,这里二者开始有了联系:织女之所以心烦意乱织不出来锦绣而整天哭泣,是因为和牵牛隔水相望而不得相聚。
       补充一点,早在东汉初期,班固的《西都赋》里有着:“临乎昆明之池,左牵牛而右织女,似云汉之无涯。”这样的记载。昆明湖是西汉武帝时期皇家园林上林苑中的人工湖,昆明胡的两边有牵牛织女的塑像,说明这两者的传说故事已经流传很久了,但是具体到是否为爱情故事还不得而知。
       另外在主要记叙西汉时期宫廷内部风俗轶事的笔记《西京杂记·卷一》中,西汉宫女们乞巧的风俗也有了记载:“汉彩女常以七月七日穿七孔针于开襟楼。俱以习之。”这样一来“七夕”这个元素又出现了。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宋人陈元靓在笔记《岁时广记·卷二》中引用了《淮南子》的逸文“乌鹊填河成桥而渡织女。”《淮南子》成书于西汉初期,如果这条逸文属实,那么可以说早在西汉初期,牵牛织女的爱情故事应该已经形成。而且请注意,这里出现了另一个新元素,那就是“鹊桥”。
       无独有偶,唐人韩鄂在笔记《岁华纪丽·卷三》中引用了东汉应劭《风俗通义》的逸文“织女七夕当渡河,使鹊为桥,相传七日鹊首无故髡,因为梁以渡织女故也。”如果这条逸文也属实,那就说明早在东汉时期,牵牛织女每年在七夕时节鹊桥相会的传说,已在民间广为流传。有意思的是,这里把七月份喜鹊因为换毛而秃顶的自然现象,解释成了喜鹊们因为给牵牛织女搭桥而被踩秃了。
       现在我们先前提出的几点元素,除了“王母”外,其他的已经全部凑齐了,不过这些记载都没有正面回答一个问题,那就是牵牛和织女为什么会被银河相隔?最早作出解释的是南朝梁代的任昉,他的小说笔记《述异记》中有着如下叙述“大河之东,有美女丽人,乃天帝之子,机杼女工,年年劳役,织成云雾绢缣之衣,辛苦殊无欢悦,容貌不暇整理,天帝怜其独处,嫁与河西牵牛为妻,自此即废织紝之功,贪欢不归。帝怒,责归河东,一年一度相会。”这样一来,整体的故事架构可以说非常具体了:银河东边天帝的女儿织女常年孤单地辛苦织衣而郁郁寡欢,天帝看着可怜见的就把她许配给银河西边的牵牛了,谁知婚后“贪欢”(真污!)的织女从此荒废劳作而不再织衣,这惹得天帝大怒,于是强行分开二人,一年只给夫妻俩一次见面机会。
        然没有但是如果你足够细心的话,你会发现我前面所提及到的所有文献记录都是“牵牛”而不是现在更为流传的“牛郎”。从“牵牛”到“牛郎”不过增一字减一字的改动,这样的端倪可见于稍后于任昉没多久的《殷芸小说》“天河之东有织女,天帝之子也。年年机杼劳役,织成云锦天衣,容貌不暇整。帝怜其独处,许嫁河西牵牛郎,嫁后遂废织紝。天帝怒,责令归河东,但使一年一度会。
        殷芸的版本和任昉基本没区别,不过他的版本倒是明确说明了“许嫁河西牵牛郎”,这两个故事都在教育人们:男女结婚很正常,但是该牵牛的牵牛,该织衣的织衣,不要因为一晌贪欢而荒废男耕女织,天帝的女儿尚且要辛苦干活,何况你们这群小老百姓?所以要以热爱劳动为荣,以好逸恶劳为耻!
        再后来后世关于七夕乞巧的文献记载自汉魏六朝至明清可谓笔不停缀:
        至此我们已经不难发现七夕的原本面貌了,这根本就是中国人在男耕女织时代的劳动节嘛!不然为什么又叫“乞巧节”?织女织布织得好,所以女子来乞巧。再然后关于七夕的民间传说就开始原来越玄乎,什么穷小子牛郎啊,会说话的老黄牛啊,下凡洗澡的织女啊,牛郎偷衣服啊,人神私配生孩子啊,蛮不讲理的王母娘娘啊,划簪为银河啊,扁担挑孩子啊,一年一度鹊桥相会啊......再然后牛郎织女的爱情故事传得越来越广,七夕节的纪念意义也越来越大,不过有意思的是舌尖上的中国人最终并没有把这个节日演化成饺子节,汤圆节,粽子节,月饼节,八宝粥节,而是将其从最原始的劳动节变身成为情人节,为了有别于从西方传入的圣瓦伦丁节,干脆就直呼“中国情人节”。然后诸多商家一哄而上,各种活动层出不穷,由此催生鲜花,餐饮,KTV,淘宝,酒店,condoms等等巨大的经济市场,这些营销套路就跟春节的年夜饭和烟酒,端午的粽子,中秋的月饼一样,带给我们的都是满满的GDP啊。
        没办法,市场经济大环境下,人文情怀都是可有可无的。以人为本?你没钱还算个人!文化历史的继承与发展?80后90后就不足为道了,现在十八岁以下的青少年又能有多少孩子翻过前四史,通鉴这些原本?
        市场经济很重要,活在当下很重要,但是文化归文化,历史是历史,不能因为你书读少了,盲目无知,再加上人云亦云,以讹传讹就能肆意混淆或篡改人文历史的本来面目,而七夕正是一个遭遇强行改动的典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